大家都在搜

這個政策如果出臺 職場女性的日子可能會更不好過



近期,在鼓勵生育的背景下,各地紛紛推出了“二胎政策大禮包”。比如,新疆石河子市今年就升級了鼓勵生育二孩政策,延長了二胎產假。產假工資以上年度月平均工資為基數;請哺乳假工資照發,不影響晉級、調整工資并計算工齡等。

    4月11日,2018年新疆維吾爾自治區民營企業招聘周走進烏魯木齊的新疆大學校本部,近300家企業尋找英才。同時,新疆大學春季校園招聘會也正式啟動,該校將陸續邀請用人單位走進校園,為即將畢業的大學生提供更多的就業崗位。中新社記者 劉新 攝

    資料圖:招聘會。中新社記者 劉新 攝

產假延長聽起來不錯,但會不會導致女性在職場上面臨更加尷尬的處境?

職場“攔路虎”

成功的路數各有不同,很難一概而論,但若僅選取薪資作為參考系數,仍然可以發現中國職業女性的處境。

《2018中國女性職場現狀調查報告》數據顯示,從社會整體來看,中國女性的月平均收入要比男性低22%。而這一差距,在僅統計普通職員而不考慮管理層的情況下,卻縮小至4%。這說明,在職場起步階段,中國男女薪資差距并不大。但在晉升方面,更多的男性得到了更高的職位與薪資,女性和男性拉開了差距。

機會有限、能力不足等是男女職工都會面對的問題。其中的區別,在于一些“女性特色”的問題。因為婚姻與生育因素而失去求職或晉升機會,是女性區別于男性的最大障礙。

從事證券行業的奧莉告訴國是直通車,她和朋友在北京與上海兩地面試,都曾被面試官委婉問及今后幾年對家庭和感情生活有什么規劃。

而另一位女白領苑子則表示,自己曾遇到過更加不客氣的情況,有企業會直接拒絕未婚或者剛剛結婚的女性。“加上二胎開放,基本等于兩年半廢了。這是HR的原話。”提起那次面試,苑子仍然感覺氣憤。

深圳市婦聯、市人社局開展的一項調查顯示,2015-2017年,深圳女性求職者在面試時被問及“是否有婚、戀情況”的占比為20.19%,而男性為9.30%;女性求職者在面試時被問及“生育情況”的占比為12.87%,而男性為2.33%。

雖然消除職場性別歧視是中國一直以來的政策取向,但在男女生育成本差異懸殊的情況下,為數不少的企業并沒有一碗水端平。

在主觀上,婚戀、生育導致的保守傾向也會影響女性的晉升機會。

智聯招聘CEO郭盛曾表示,在調研中發現,對比女性跳槽與男性跳槽,男性做出跳槽決定會容易很多。“當他(男性)覺得這兩個工作大概60%-70%匹配,他就愿意跳槽。女性要高很多,所以在這個過程中,實際上女性喪失了很多機會。”

這種保守的態度還體現在求職的首要考慮因素上。《2018中國女性職場現狀調查報告》數據顯示,在工作選擇中,對于男性職工而言,獲得成長和發展是首要的求職考慮因素。而對于女性職工而言,上下班方便則是更多人選擇工作時首要考慮的問題。

值得注意的是,進一步細分人群,已婚女性和未婚女性在選擇上存在差異。數據顯示未婚女性在職業成長和通勤方便上的選擇比例并沒有拉開差距,但已婚女性對上下班方便的訴求則更加強烈。

數據背后的邏輯是,在經營家庭方面,已婚女性需要承擔更多責任,職場女性也不例外。而由此帶來的職場觀念更加容易使女性升遷動力不足。在鼓勵生育背景下,如果相關制度沒有跟上,那么這一現象有可能會更加明顯。

如何改變?

在中國,生育與工作的矛盾牽扯到的范圍非常廣泛。

中國擁有世界最大的職業女性群體,以接近70%的勞動參與率把其他國家女性甩在身后。數據顯示,美國女性的勞動參與率為58%。而以勞動力優勢迅猛發展的印度,女性勞動參與率只有28%。

中國女性的勤奮也并不全然來自于生計,她們對自己的職業生涯也有野心。紐約工作生活政策中心一項研究顯示,76%的中國女性希望在公司內擔任高管職位或者最高職位,而這個數字在美國只有52%。

職場女性在中國是一個非常龐大的群體,生育與工作也都是女性應該享有的權利。必須二選一顯然不是一個理想的狀態。而更加完善和公平的職場生育政策,在保障女性權益的同時,也有益于經濟社會發展。所以近年來,探索更加合理的政策和管理辦法被各地提上日程。

讓企業因此承受損失并不利于女性就業。生育不是一個人的事情,而讓男性也參與進育兒與護理工作中,有望夠縮小男女在用工成本上的差距。

普京表示,俄羅斯歡迎中國的投資
最終的英國退歐結果仍然不確定
紫禁城讓人們感受到更多的呼吸空間
地區推出政策,幫助父母獨自生活
工匠在越南的Yen Son制作瓷鼓
邻水到丰禾香柱钱字